笔趣阁 > 敬酒不吃吃罚酒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离奇的死亡
????渺渺空弦音在一瞬间点地而起,一把将沉重的琴身甩出,琴身高速旋转,化作一个巨大无比的回旋镖朝着月白公子的方向急速射出,与此同时无数绿色的涟漪顺着她的指尖扩散而出,编织成一片巨大的琴刃之海,琴刃疯狂向下砸,重重地击在月白公子的身上。

????月白公子本就身负重伤,所剩的血量不多,被寒霜琴击中轰然重伤倒地,再有作为后招的万刃归一,立刻死亡,留下一地闪着五颜六色光芒的装备和材料,身形化作点点白色光点消散。

????几乎是与此同时,寒霜琴的琴弦突然寸寸断裂,一股变调到刺耳的音弦荡响整个比武台,掉落在比武台上的凝水剑剑身上透出裂缝,仿佛在为即将死去的主人祭奠,渺渺空弦音突觉一阵巨大的痛感自五骨六骸传来——

????“啊——!!”

????渺渺空弦音身体剧烈一晃,像是整个身体都被搅得天翻地覆,血量在这一刻疯狂下降,喷出一口血,灼热的液体如绚烂的罂粟花,猝然绽放!

????剑落惊心来得很晚,刚成功破解比武台的限制便看见这一幕,呼吸似有一瞬间的凝滞,轻浅微细,最后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攥了一下,深切的茫然过后,心中最黑暗最无助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心情,都在这一刻,爆发得淋漓尽致。

????无论他从发现事情真相的时候有多少次告诉过自己,就凭渺渺的实力,绝对不会输给月白公子,但无论想象中出现过多少次她牺牲的画面,无论那画面几乎是像梦魇缠绕着他堪堪冷静下来的头脑,让他的思绪混沌混乱,但是这样的画面,真真切切出现在眼前,竟然和他在音灵幻境中看到的景象出奇一致

????莜离子瞪大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失了神一般望着前方,泪水滚滚而落,迅速朝着渺渺空弦音的方向冲去,嘶吼道“老大——!”

????西决看到渺渺空弦音从空中摔落,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煞白“怎怎么可能?!”

????【系统提示】邪影山庄隐藏主线任务十年恩怨啸邪影已成功完成,任务奖励已发放到诸位侠士的信箱中,请注意查收!

????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血腥味,血条不断往下掉,身体直直向下落的时候,渺渺空弦音竟然连睁开双眼的力气都没有了,像是油灯枯尽,荒芜枯竭。

????这样的痛苦,好像也在什么时候经历过一次

????忘了。

????她原本以为会重重的摔倒在地上,却感觉一双强健的手将她接住,整个人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中。

????无色看着她明显过分苍白的面容,她紧紧闭着双眼,大片大片的血争先恐后地从她的嘴边落下,嘴角噙着的鲜血流到光滑的脖颈之下,无色的心脏几乎冲出胸膛,彻骨寒意当头淋下,腿跟着一软,整个人抱着渺渺空弦音跌坐在地上——

????他从来没看过一个玩家在这游戏中的死状会真实到让他浑身颤抖,怀中的女孩腹部还贯穿一道泛着冷光滴着粘稠血液的锁链,身上的伤痕竟然深得可以看见森白的骨头和模糊的血肉,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,很快就将所处之地染上一片鲜红,大片血花灼灼燃烧。

????渺渺空弦音下意识扯住无色的衣袖,用力之大,仿佛回光返照,紧紧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嘴唇颤抖,张了张嘴,似乎有很多话想说,却因为嘴里全是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全部化作了唇边的笑容,笑容未从有一刻像如此明亮,也从未有一刻像此时如此黯淡。

????无色颤抖着手给渺渺空弦音喂药,惊恐无比的发现她的血条已经全空,却未化作白光消失,从未有过的害怕和恐惧在这一瞬间包裹全身,整个世界都开始摇晃,巨大的轰鸣声自脑部如波纹般荡开,整个人寒意彻骨,仿佛连血液都结冰了。

????“渺渺?”这一刻,无色的声音竟然无比嘶哑,觉得像是有什么在裂开,又忽觉痛觉在渐渐消失,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楚。

????青衣女子在一地血红中阖目而睡,脸上的鲜活气息如逝去的流水褪去,粘稠的血液从她的身下缓缓流出,融合成乌黑的血河。

????整个比武台都被这种凝重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,原本boss已经被杀死,他们该感到兴高采烈,但每个人都不敢呼吸,心中原本的由衷喜悦在看见渺渺空弦音死去的刹那破碎成碎片,根本就笑不出来。

????离渺渺空弦音和无色较远的玩家们以为渺渺空弦音是血条低于20%陷入昏迷状态,但离得近的玩家却能发现,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!游戏里死亡,只有三种情况,在野图死亡,直接化作萤光点点消失,在安全区死亡,躺尸在地上等待治疗npc复活,当然还有一种情况,那就是玩家身带高邪恶值,有50%的几率会被传送到系统监狱——

????可是现在渺渺空弦音的死亡状态,似乎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!

????就在无色脱力的瞬间,西决一把推开无色,将青衣女子柔软的身躯捞起,伸出手去探她的鼻息,浑身发颤,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“该死!”

????“到底是谁干的!谁害死的渺渺?!”西决目光中包含着愤怒和憎恶,恶狠狠道“有种给我滚出来!”

????席卷整个比武台的威压释放,凄厉的诘问锐利的宛如一把利刃能够直接穿透人的心脏,到达灵魂深处,在这一刻,秋落倾城雪竟然害怕的直接跌坐在地。

????西决眼风凌厉一扫,忽然看见跌坐在地的秋落倾城雪,身形一晃,秋落倾城雪只觉得有一股疾风迅速地向她的方向袭来,接着,脖颈就被狠狠扼住,身躯徒然浮空,瞬间窒息,只能不断挣扎。

????西决爆发出来的力量仿佛直接将秋落倾城雪的脖子掐断,双眸泛红“该死的是你!是你做的对不对?!”

????“你居然敢伤她?!”西决的眼中爆发出滔天的杀意,手指一扭,秋落倾城雪的血条瞬间归零,直接化作一道白光消失。

????西决横抱起地上的渺渺空弦音,正要抱着她转身离去,但前后不到瞬间,一道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比武台中央,明明他只是沉冷的站在那里,可身上迫人的凛然气势,竟然让所有人动弹不得。

????剑落惊心眼眸中的情绪有一瞬间变幻万千,万千情绪,恍然,愤怒,怅然,悲哀,嗤笑,最后都化作了杀意。

????“放手。”

????语调缓慢,一字一句,清晰无比的在比武台上响起,剑落惊心身上的红衣像是挣扎着将要淹死在海里的血红残阳,硬生生让人感到无比阴寒,他的手中缭绕起火焰,双刃化形,直指西决“我让你放手。”

????。